疯狂的神州系:陆正耀和他的门徒们在风口上“烧钱造梦”
本文摘要:愚人节当天,两家独角兽的筹资新闻同时浮出了水面。  一条是瑞幸咖啡被曝将店铺内的咖啡机、奶箱进行抵押,以获得4500万元资金。另外一条是来自印度的酒店初创企业OYO获得Air
愚人节当天,两家独角兽的筹资新闻同时浮出了水面。

  一条是瑞幸咖啡被曝将店铺内的咖啡机、奶箱进行抵押,以获得4500万元资金。另外一条是来自印度的酒店初创企业OYO获得Airbnb资金投入,TechCrunch报道称,Airbnb的资金投入额约为1.5亿-2亿USD。

  瑞幸咖啡和OYO看着没关联性,它们一个在咖啡行业,一个在住宿业;也来自不一样的世界,一个诞生在中国,一个来自印度。但事实上,仅就在中国的业务看,它们的相似之处却多的惊人。

  这两家企业几乎是前后脚在中国拓展业务。2017年十月,瑞幸咖啡在北京银河soho开了第一家外测店,一个月之后,坐落于深圳罗湖区的京波商务酒店在招牌前面加上了OYO的字样,成为OYO在中国的第一家代理店。

  从此之后,这两家企业都踩下了迅速扩张的“油门”,在2018年开启狂飙的道路,以被人咂舌的速度将不少行业里的“老大哥”甩在身后。

  瑞幸咖啡门店经营的速度有多快,用一个案例就可以证明:2018年12月25日,瑞幸咖啡上海新世界大丸百货店正式营业,这是其第2000家店铺,而一周之后的12月31日,瑞幸咖啡的店铺数目已经达到2073家,也就是说,短短几天之内又开了73家店铺。

  相比之下,星巴克进入中国超越了20年,店铺数目也只有3600家,而来自英国的cosplayta咖啡在中国的店铺数目也仅有400多家。仅仅用了一年多时间,瑞幸咖啡在店铺数目上就直追星巴克,超越 cosplayta、连咖啡等同行。“瑞幸咖啡一年干了其他人10年干的事儿”,一位咖啡喜好者如此评论说。

  高举高打、激进扩张不是瑞幸咖啡的专利,在另一个战场上,OYO也在疯狂收割3、四线城市的单体低星级酒店。截至 2019 年 2 月 28 日,OYO共进驻 298 座城市,上线超越 7400 家酒店,管理客房超越 34 万间,从酒店数目上超越了如家和七天所有店铺的总和,而这两家老牌的连锁酒店成立时间均超越10年。

  支撑起瑞幸咖啡和OYO迅速扩张的是来自资本的力量。截止到2018年12月12日,瑞幸咖啡已完成了3轮筹资,先后获得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君联资本、GIC新加坡政府资金投入公司、中金公司等机构的资金投入,公开的筹资总金额在4亿USD以上。而OYO的筹资则来的愈加凶猛,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现在,OYO累计完成了多轮筹资,筹资总额高达18亿USD左右,其资金投入人包括红杉、软银、光速、滴滴、Grab、Airbnb等。

  除去以上这部分相似点,瑞幸咖啡和OYO还有一个交集——他们在中国的操盘手——瑞幸咖啡开创者钱治亚、OYO酒店CFO李维都源于神州租车,分别在陆正耀麾下担任过高管。

  假如根据国内对创业人士派系的划分办法,陆正耀、钱治亚、李维好像都可以划分为“神州系”。

  在过去风光无限的共享单车行业集体失败面前,大规模花钱扩张已经成为资本寒冬下令创业人士和资金投入者的“谈虎色变”的商业模式。然而在新零售、新消费范围,陆正耀和他的前部下们却没停下脚步,神州回收宝沃汽车、瑞幸咖啡、OYO大肆花钱扩张,都成为市场的话题王。

  在这部分业务上,陆正耀和他的门徒们表现出出奇一致的操作路径:抓风口、彪悍筹资、花钱扩张,甚至飞速谋求IPO。疯狂仍在继续,质疑也从未停止。

  在中国网络版图中,闽商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王兴、张一鸣、蔡文胜都是福建人,神州系掌门人陆正耀也是成功闽商的代表,据公开资料,他于1969年出生在福建宁德屏南县。

  福建人做业务敢冒险,有人觉得这和福建的地点有关。福建临海,宋元以来海洋贸易和明清时期犯禁下海的传统都培养了福建人敢于冒险的传统。有一种说法是,“没福建人不敢做的业务”。

  今年50岁的陆正耀在过去的20多年里,有过丰富的创业经历。

  根据陆正耀我们的说法,他的生活轨迹是如此的:1991年大学毕业后,在石家庄做了两年的公务员;1993年从公务员体系离职,到中关村创业,先后创立DITEL Technology、北京华夏联合科技公司。

  2005年,遭到美国AAA的启发,陆正耀创立了UAA并拿到了联想资金投入的资金投入。UAA的模式是向用户收取会员费,提供汽车救援、汽修和车险服务。

  然而受限于盈利模式的问题,UAA一直没做起来。2007年,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因为作风强悍,他非常快在租车业务上站稳了脚跟,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租车平台。2014年9月,神州租车在香港上市。

  在消费升级、本本族数目大增的背景下,租车业务一度在国内市场遭到资本追捧。但在滴滴较为传统又比较重资本的业务,即使是作为行业第一,神州租车的市值也仅有150亿港元左右。

  在租车业务上市后,陆正耀又将目光投向了风口上的专车业务。2015年1月,B2C模式的神州专车平台在全国上线运营。

  那时候,共享汽车已经在中国站上风口,滴滴冉冉升起,估值飞速拉升,到2014年底时,滴滴已经完成D轮7亿USD筹资,成为红得发紫的超级独角兽。2014年8月,滴滴推出了专车业务;而彼时的Uber也已经在大洋彼岸名声大噪。

  可以说,神州专车的推出恰逢其时,上线不久即获得资本追捧。2015年7月,神州专车完成A轮2.5亿USD筹资,资金投入方为华平资本、联想控股等。2个月后,神州专车B轮5.5亿USD筹资完成,资金投入方有兴业资管、新华资本、中国诚通与瑞信等7家里外机构。据当时媒体报道,在两个半月的时间,神州专车的估值就由A轮时的12.5亿USD暴涨到35.5亿USD。

  2016年1月,神州优车正式成立,并将原神州专车有关资产、业务、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股权全部置入。之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拓展了多轮彪悍的资本运作。3月份,神州优车完成新一轮约37亿元的筹资,这次引入了云锋资金投入、云岭资金投入、中金公司等策略资金投入者、财务资金投入者及六家做市商。5月份,神州优车再将新一轮约20亿元收入囊中,资金投入方包括浦发银行、浙银资本、招商致远、上汽等策略资金投入者及财务资金投入者。2016年7月21日,神州优车正式在新三板挂牌,买卖首日市值高达417亿元。

  到了现在,神州优车依旧是新三板的“股王”,市值超435亿元。据神州优车最新官方资料,其定位是深度聚焦出行和汽车全产业链的平台型公司,旗下拥有出行、电子商务和金融三大业务板块,服务互联网已覆盖全国300多个主要城市。

  就像当年陆正耀的版图没止步租车一样,神州优车并没就此满足。它又将触角伸向汽车产业链的上、下游,这部分环节也都处于资本风口上。2017年6月,小鹏汽车宣布完成A 轮22亿元筹资,神州优车领投;7月4日,神州优车集团与中国普天信息集团旗下普天新能源公司签订策略合作协议,双方将依托在充电基础设施、新能源汽车出租运营服务方面的优势,塑造绿色出行互联网。2018年7月,神州优车通过旗下子公司神州租车间接控股五龙电动车。2018年1月,神州优车上线分时出租业务。

  神州优车最近最引人注目的动作莫过于以82.4亿元对价回收宝沃汽车67%的股份,布局汽车新零售。外面觉得,陆正耀购入宝沃控股权是奔着整车制造方向去的。

  根据神州2019年的规划,大共享和新零售是两大引擎,陆正耀称,“今年可能会是神州全方位进攻的一年”。

  “战士老陆”马不停蹄。除去在汽车产业链里各种折腾,他还将目光投向了咖啡新零售。

  眼下,将陆正耀推向聚光灯下的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瑞幸咖啡。他是瑞幸咖啡的非实行董事长和最大的天使资金投入人,因为瑞幸咖啡的高调扩张,陆正耀也备受外面关注。在搜索引擎中输入“陆正耀”三个字,系统会自动联想并补全瑞幸咖啡四个字。

  在外面看来,神州系包括瑞幸咖啡,都有明显的“陆正耀”烙印。譬如作风强悍,在腾讯科技的的一篇报道中提到,神州租车拓展业务时,有的租出去的车被租车者违规抵押、变卖,陆正耀会亲自上阵讨车。陆正耀在公司内部推行的是狮两性教育——“狼有时太不择方法,狮子既能单兵作战,又能团队出击。”

  善于推广也是陆正耀的神州系留给外面的一个明显标签。神州专车曾先后策划出“Beat U”、“Love U”等营销成功案例,尽管引发了碰瓷推广的质疑,但神州专车业务的确在争议声中提高了知名度。陆正耀也对外面的质疑不以为然,他觉得这部分推广很有成效。

  “新零售”这个定义被陆正耀反复用,除去瑞幸咖啡的新零售故事,在与宝沃汽车的合作上,陆正耀也反复强调“新零售”一词。他期望用“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模式”颠覆中国汽车现有些4S店销售模式。

  在陆正耀的“汽车新零售”故事里,他期望将汽车零售实体门店进行地区下沉,做到中国每个县城都有神州宝沃的零售店;还要减少顾客买车门槛,推出深度试驾、0首付买车、90天内无理由退车等服务;另外,他意识到了轻资产运营的优势,提出0库存模式,商家不需要囤货,全国35大库存中心直供解决商家库存多的痛点。

  不过,汽车行业的新零售并不是新的提法,用“千城万店”、“地区下沉”、“轻资产运营”颠覆现有4S店体系并没想象中容易。

  最近,宝沃汽车的商家们对于神州方面提出的新招商政策进行了抗议,这部分商家们的核心担心是,神州很大减少了4S店门店经营门槛,对已经投入重金的店铺不公平,而且互联网途径过快扩张,销售量进一步分流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商家们的亏损。

  卖汽车和卖咖啡毕竟是不一样的业务,一位汽车行业的剖析人士觉得,汽车比咖啡愈加花钱,神州现在只不过踏出了变革的第一步,将来怎么样做好汽车新零售依旧有不少问题需要落地,譬如宝沃的定位需不需要改变,汽车品质怎么样保障,这部分实质的问题怎么办都关乎这场变革的成败。

  2019年3月,路透社报道称,瑞幸咖啡正向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等投行寻求至少2亿USD的贷款,值得注意的是,报道称这部分贷款是以陆正耀个人名义进行的,抵押物是其持有些神州租车的股票。不过对于上述消息,瑞幸咖啡表示消息不实,不做评论。

  陆正耀不止是瑞幸咖啡的非实行董事长,还是该公司最大的天使资金投入人,根据瑞幸咖啡开创者钱治亚的说法,他们两人的股权比率差不多。

  陆正耀和钱治亚的关系匪浅。据悉,2004年,钱治亚就跟着陆正耀一块创业,从刚开始的行政人事经理做起,经过十多年的历练,最后升至神州优车COO。

  陆正耀此前曾对外面表示,钱治亚是我们的大徒弟,是神州在全国300个城市1000多家店铺100000多台车超越40000名职员的大管家,自己每次在外面见合作方聊完了就走,而具体的细则是钱治亚负责。

  2017年,钱治亚从神州离开筹备创业,陆正耀发内部信表示支持,“对她的创业决定,我由衷地理解,并想鼎力相助,为她打call。”

  事实证明陆正耀确实为钱治亚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忙——他借助我们的人脉将钱治亚介绍给各种朋友,并且还做了天使资金投入人,甚至还将神州企业的新办公大楼空余地区租了一部分给瑞幸咖啡。

  瑞幸咖啡表现出浓郁的“神州风韵”。《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称,瑞幸咖啡编号为No.0001的第一家店就开在神州优车总部一楼的大堂里,瑞幸咖啡的一些早期职员也来自神州。除钱治亚外,过去在神州操刀“beat U”推广案的杨飞也是瑞幸CMO。所以在推广风格上,瑞幸咖啡和神州优车表现神似。

  瑞幸咖啡同样表现出彪悍的资本运作能力。除去天使轮筹资,据其官方公开的信息,2018年6月,瑞幸咖啡完成2亿USD筹资,12月份又吸金2亿USD,估值在半年内翻倍,从A轮时的10亿USD暴涨至22亿USD。瑞幸咖啡的资金投入方,包括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和君联资本都来自神州优车的“朋友圈”,钱治亚表示,这也是她邀请陆正耀担任公司非实行董事长是什么原因,“我不善于资本,陆总做董事长可以在策略和资本上帮大家把把关,公司目前跑的飞快,如此我可以更专注业务和运营。”

   瑞幸咖啡融资历史,图片来源:企查查瑞幸咖啡筹资历史,图片出处:企查查  作为陆正耀的门徒,钱治亚在瑞幸咖啡上采取了像当年陆正耀对标滴滴的做法——宣称用网络思维和商业逻辑对杠咖啡范围的“一哥”星巴克。她曾放言,在咖啡范围,自己要用网络的思维和速度来做咖啡,“市场非常快会感觉到步伐的变化和角逐的重压。”

  花钱补贴、疯狂扩张店铺是瑞幸咖啡的进攻方案。2018年初,随着着明星汤唯、张震代言的大幅广告铺天盖地,瑞幸咖啡以“首杯免费、买二赠1、买五赠五”进入用户视线。

  作为2018年蹿升最快的黑马创业公司,瑞幸咖啡的花钱模式也一度引发外面质疑。其被诟病较多的一个问题是亏损——2018年前9个月,瑞幸咖啡累计亏损高达8.57亿元,全年累计亏损2.32亿USD。根据前九个月卖出3670万杯咖啡与2018年共售卖8968万杯咖啡计算,前九个月每一杯亏损约23元,2018年每一杯亏损约17.36元。因此,这家公司一度登上微博热搜,被质疑将是下一个ofo。

  对于持续增加的亏损,瑞幸咖啡不感觉是个问题。在今年初的媒体交流会上,瑞幸咖啡的高管们称,亏损在预期内,公司现金流没任何问题,可以坚持3-5年持续补贴,不盈利;这种方案与资金投入人的态度高度一致,“他们还担忧瑞幸守旧了”。

  瑞幸咖啡CMO杨飞提到,“用适度补贴,获得这一年的市场规模和速度,是很值得的”,他说,“假如目前有一个企业要卖给你2000家直营店铺、1200万付成本户,开价8个亿供应,我觉得这是一笔非常不错的业务。”

  今年3月11日,瑞幸咖啡又发布了新玩法,在新一轮为期10周的现金补贴策略中,每周通过瑞幸咖啡App消费满7件产品的消费者将参与到“瓜分500万现金”的活动中,每周日通过其官方微信提现。活动自3月11日至5月19日为期十周,以此计算,其补贴的总现金额高达5000万元。

  2019年,瑞幸咖啡三大策略目的是:新建店铺超越2500家,总店铺数超越4500家;同时,将从店铺、杯量等方面超越星巴克等,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除此之外,瑞幸咖啡宣称将为顾客提供高质量、高性价比、高便利性的商品。

   图为钱治亚在今年初的媒体沟通会现场发表演讲图为钱治亚在今年初的媒体交流会现场发表演讲  今年以来,瑞幸咖啡已经多次被曝谋求IPO的消息。然而在抵押咖啡机、奶箱获得资金的新闻曝出之后,即使是官方澄清这是一笔常规的设施筹资出租,符合瑞幸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但“钱烧完了?”、”瑞幸咖啡还能坚持多长时间?”的质疑声依旧层出不穷。

  “花钱造需要是一个荒唐的商业模式”,一位tmt行业评论人士称,好似羊肉泡馍、过桥米饭这种特点小吃一样,咖啡并不合适外卖。“一味通过舆论鼓吹咖啡的业务,瑞幸的泡沫可能非常快就破灭。”

  也有资金投入人对此表示乐观,觉得以中国现有些咖啡市场来看,足以容得下两家星巴克。现在,星巴克市值900多亿美金。“假如我对你说,给我100亿美金,我可以再造一个星巴克,会有人相信的。资金投入人就是赌这个。”第一资产首席资金投入官吕晓彤曾告诉全天候科技。

  对于瑞幸来讲,下一步最大的挑战就是证明他们可以干好咖啡新零售这个事,让资金投入人相信他们的故事,并想为此掏出真金白银。

  和钱治亚相比,同样出身神州系的李维在前东家的资料要少的多。

  李维加入神州租车的时间是2014年5月,当时他担任实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具体工作是负责有关筹资及财务管理的事宜。

  2016年,伴随陆正耀将注意力集中到神州优车业务上,神州租车迎来一次管理层构造调整,陆正耀和钱治亚分别辞去神州租车行政总裁和COO职务,而钱治亚的接任者就是李维,他同时负责运营和财务方面的工作。

  2018年8月,神州租车发布通知称,李维离职,随后的9月1日,OYO酒店宣布李维出任公司首席财务官的消息。

  OYO的官方新闻稿提到,李维的主要工作是参与到公司重大策略项目的拟定和落实之中,同时领导企业的财务规划及运营计划、风险控制、会计管理及税务谋划等方面的工作。

  在此后,李维也屡屡以OYO发言人的形象出目前各大媒体上,对外讲解OYO的打法。

   OYO酒店CFO李维,图片来源:网络OYO酒店CFO李维,图片出处:互联网  作为一家新兴的经济酒店连锁品牌,OYO瞄准的是中国低线城市的中低端单体酒店。OYO邀请这部分酒店代理并为其提供一些服务,譬如统一布草、洗漱、洗浴用品,统一用OYO品牌进行系统化运营拓客,另外也提供一些管理培训和途径运营等支持。

  和传统连锁酒店高昂的改装成本相比,OYO需要投入的本钱少的多,因此其推进速度飞快,平均每1.4天开进一座城、接近3小时经营一家店。

  外面将OYO称之为酒店界的拼多多,OYO方面不只不反感,反而觉得OYO和拼多多有不少地方的相似点。

  李维觉得,OYO和拼多多的一同点都是做消费下沉,抓住了受众的价格敏锐性,让用户享遭到原来享受不到的产品或者服务。

  另外李维也提到,OYO和瑞幸咖啡在流量方案上比较像,都是以底价获得用户,然后从中找到相对高频的用户做定向推广,借此扩大用户数,赶超传统巨头。据他透露,单体酒店代理OYO之后,OYO会通过减少价格的方法来提高入住率,如原来原来150元的单价可能降到120到140之间的价格区间。

  当然,在筹资能力方面,OYO同样表现不俗。去年9月,OYO酒店正式宣布在中国获得6亿USD资金投入,这是中国酒店业史上单次筹资规模最大的一次私募筹资。这轮筹资由软银领投,光速资本、红杉资本等国际著名资金投入机构参投。

  依据OYO酒店的官方消息,在此轮筹资中,其已获得总共8亿USD的资金投入,此外还确认收到了2亿USD的资金投入承诺,使得本轮全球筹资总额将达10亿USD。

  OYO方面称,将来三年期望成为中国最大的酒店集团,五年后成为全球NO.1。

  OYO的飞速崛起引发了巨头的警觉,携程、美团等OTA已经开始了对OYO的封杀。OYO现在的流量获得方法主如果通过自有APP、微信小程序,与飞猪等平台,至于成效怎么样,签约酒店反馈不一。

  在管理上,外面对于OYO低端、贴牌、数据泡沫等的批评声音不断。李维坦承,OYO在管理上需要做得更细致,运营管理能力是OYO在2019年非常重要的四项待提高能力之一。

  和瑞幸咖啡一样,在角逐日趋激烈的市场上,外面同样对OYO有一个疑问:它是否会成为下一个ofo?

  一直有人对新生事物和不按常理出牌的玩法不够宽容,提出质疑和批评,陆正耀和他的门徒们没能幸免,他们如出一辙的操作手法都随着着各种质疑。下一步,疯狂的神州系创业人士们唯有用结果和时间才能证明自己。

相关内容